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苍斋博客

-----------王中伦的山水画艺术

 
 
 

日志

 
 
关于我

王中伦,号苍斋,1984年毕业于河北大学中文系。多年研习中国书画艺术,近年主要从事山水画创作。作品被多家单位和个人收藏。电子邮箱:w2010678@163.com。 手机号:13582721968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达尔文到底摧毁了什么?  

2016-11-14 08:49:01|  分类: 知识百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导读

实际上就连达尔文自己都承认自己曾经受到过这种流行思路的影响——“我无法消除我之前的信仰的影响,彼时众人普遍相信每一个物种都是以某种目的被创造出来的。”


关于达尔文进化论的争议和论战,可能是自伽利略之后的科学上的“第二次世界大战”。在安德鲁·迪克森·怀特的《科学-神学论战史》中这样写道:

“达尔文的《物种起源》如同犁铧翻开了蚁冢一般进入了神学世界。在每一个地方,那些忽然从过去的安逸和宁静的睡梦中猛然惊醒的人满腹怒气并且不知所措。轻率的和深邃的评论、布道和著作从四面八方向新思想家们蜂拥而来。”

怀特的语言文学性极强,而且也具有煽动性,以至于好像达尔文是从天而降,迅速摧毁了旧有的平静。可实际上,他却把科学发展的进程想象得太一惊一乍了。不仅如此,他似乎还忽略了这样一个史实:那便是在达尔文之前,“进化”或者类似的观念可能对当时的人们并不那么陌生。

不过,如果我们想要了解跟“物种”有关系的这段历史,我们应当首先回顾下“物种”这个概念的起源和发展。



一、“物种”概念的古代起源——对“共相”的思考

从古希腊时代开始,人们就认为自然是处于变化中的。无论是柏拉图还是亚里士多德都承认自然是变动不居的,但是他们也相信在这变幻无常的自然现象之后,应该有一些确定恒常的东西,而这些东西我们可以称为“共相”(通俗地说,可以理解为“共同性质”)。

那么,这个问题之于“生物学”有什么样的意义呢?

我们可以把“共相”这个概念,看成是生物学中的“物种”概念,也就是我们要对动植物进行“分类工作”。简单地说,“物种”就是生物学版的“共相”。

那么,我们如何从这种“共相”确定到具体的生物呢?亚里士多德在批判柏拉图的“二分法”的基础上,提出“种加属差”的方法——最终他以这种方法确定了人是“有理性的动物”。故而,亚里士多德也被人们称为是“分类学之父”。

不仅如此,古希腊的哲学家们还都会认为在宇宙是有序的,而且Kosmus(希腊文中的“宇宙”)本身就有“秩序”的意思。因此,作为宇宙组成的一部分,生物界也是如此。这就意味着“物种”也必须处于一种稳定的秩序之中。而且,对于这种“稳定”的达成,亚里士多德还给出了一个很有意思的说法:

人的牙齿就一定长得门齿锋利,适于撕咬,臼齿宽大,便于磨碎食物,它们的产生并不是为了这个目的,而只是一种巧合的结果……这些由于自发而成形成的很合适的事物就生存下来;反之,凡不是这样长起来的那些事物就灭亡了,并且还在继续灭亡着,如恩培多克勒所说的那种“人头牛”就是这样地灭亡了。

我们可以看到,亚里士多德实际上是早就承认“不恰当的物种”会灭亡的,而“恰当的物种”则会保留下来,从而达成“恰当的‘目的’(telos)”。


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

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

不过,关于“共相”我们却还要做进一步的思考。

无论是柏拉图还是亚里士多德都会认为,这些共相我们无法通过“肉体的眼睛”直接观测,所以我们只能运用“心灵的眼睛”去探求之——举个简单的例子,日常中我们能够直接看到砖头、盒子和电视机,但是我们是如何从中提炼出来一个“方形”这个概念的呢?

通俗地说,柏拉图认为是先有的“抽象的方形”,而后各种自然界的“方形”都是它的“仿制品”;亚里士多德则认为,抛却自然界的各种方形物,我们可能不会认识到“方形”这个概念——至于“方形”存在是先于还是次于具体的方形物,亚里士多德却没有表述太清晰。

这种“个体-共性”的关系研究被称为“共相问题”(Problem of Universals),古希腊哲学家波菲利(Porphyry)在其作品《绪论》(Isagoge)中将之作出了总结,并且可以说是一直萦绕着中世纪的一个哲学问题。

那么,如果代入到生物学中,这个问题就成为了“物种”是如何存在的?想必我们都会认可“物种”的存在,但是那些已经灭亡或者消失的动植物所属的“共相”是彻底地消失了?还是以某种方式隐藏起来了呢?那些仍旧存在并且繁衍的动植物的“共相”是早已存在,只是如今显示出来?还是后天形成的?

这些问题实际上一直困扰着当时的人们。


二、达尔文同时期的“物种”观——上帝掌握之中的“变化”

因此除了古希腊哲学的源泉,当时另外一个影响人们“物种”的观念的权威是《圣经》。在《创世纪》中,上帝在第三日至第五日创造了各种动植物。在这一段落的文字中,在与“创造”相关的话语中,反复出现了几个非常相似且重要的短语——中文一律翻译为“各按其类”(in species suas/ in genere suo),并且上帝还让“动植物们”要“各按其类”的方式(secundum speciem suam/ secundum genus suum)来繁衍。不但如此,对这件事上帝还给这件事盖章定性了,因为他看这是好的(vidit Deus quod esset bonum)。

这一段经文“似乎”为之前的问题提供了一个解决方案,这是因为至少有一些“物种”是由神所规定的,而且这个观念也可以得到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思想的背书——在柏拉图看来,物质世界是由一位神灵一般的存在(Demiurge)通过模仿各种“共相”而塑造而成的;亚里士多德则认为,宇宙本身可能就是一位神,他推动并以某种方式规定了一切的存在。

更进一步地讲,这可能意味着神不仅设立了这些“物种”,而且它们的存在并不是神随心所欲的创造,而是一番精心设计过的创造,这其中蕴含了神为万物设立的目的(前文提及过的telos)——这种思想我们如今会称之为“智能设计论”(Intelligent Design),而这种思想经常直接表现为,认定“生物的变化”具有着一种“趋势/朝向”(并进一步默认这一趋势是由某个外力所引导的)。

1802年,英国的一名神职人员威廉·佩利(William Paely)发表了一部非常重要的作品,名曰《自然神学》(Nature Theology)。这部书便是这种思想的代表,而这种思路再往上追溯,甚至可以到中世纪的“托马斯·阿奎那”(Thomas Aquinas)以及他的老师大阿尔伯特(Albertus Magus)。实际上,当时对自然的研究越来越成为了一项专业工作,很多研究者虽然并非神职人员,也会使用这个思路来说明自己的工作意义。

譬如,著名的生物学家卡尔·冯·林内(Carl von Linné)就曾经说过:“人是为了研究造物主的作品的目的而受造的,由此他可以在这些作品中观察到神性智慧的显著记号。”

实际上就连达尔文自己都承认自己曾经受到过这种流行思路的影响——“我无法消除我之前的信仰的影响,彼时众人普遍相信每一个物种都是以某种目的被创造出来的。”


三、达尔文的“物种”——离开上帝的自然

读者如果看到这里,多半已经会明白达尔文思想中的独特之处了。不过,笔者还是要费些笔墨来把这个问题稍微深入地谈一些。

我们之前谈到在达尔文同时期,很多人已经开始了在谈生物的“进化”和“变化”,虽然这是上帝安排下的运动。这实际上已经为人们接受达尔文的思想铺平了道路。然而除了这些生物学的积累,可能仍然有很多人并不知道达尔文的一个重要理论来源,这个来源与生物学没有直接的关系,反而与一个社会经济理论相关程度很高。

这便是托马斯·罗伯特·马尔萨斯(Thomas Robert Malthus)的《人口论》思想!达尔文亲口承认过,在1838年10月,偶然读到了马尔萨斯的《人口论》,并从中获得了灵感。


达尔文

达尔文

那么,马尔萨斯所阐述的内容是什么呢?他提出了一个数学模型:一片土地所能供应的人类是由上限的。可是人口是按照几何级数增长的;粮食产量则是按照算术级数增长的。因此,人口与能够喂养人口的粮食最终是不会相互匹配的。故而,马尔萨斯认为只要人口过多超过土地的负载,那么就必然会发生饥荒和战争,或者由此引发一场大瘟疫。

达尔文则将之应用于自然世界之中,由此诞生了“自然选择”(Natural selection)的学说。他认为自然资源所能供养的生物数量也是有限的。当生物过量繁殖的(而且这简直是必然的),那么具有一定的适应特性的生物才能生存下来,另外一部分则会被淘汰掉,并且随着这种变化的累积,新的物种最终会产生出来!

那么,达尔文的学说意义何在呢?

我们可以说,达尔文为自然中的生物变化寻求到了一个“上帝”之外的原因,这个原因就在自然竞争的机制当中——虽然自然神学仍然可以将之解释为上帝的精妙设计,然而自然至少获得了“自主权”。自然的变化可以不是朝向着某个外在设计好的目的,而是一种内发的目的。

在这个意义上说,达尔文的学说实际上而是建立了一个相对独立的自然学说,他没有去讨论上帝在进化中的作用,而是认为自然无需借助外力而运作。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